国家卫健委: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 防范双重风险


拥有一流医疗的意大利 为何面对新冠"惨烈地溃败"?意大利的疫情何以至此?不同的人们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作为欧洲最早采取预防措施的国家之一,意大利被认为犯了最不应该犯的错误——轻敌。【环球网报道】“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3万例、但医用防护物资却极度匮乏的纽约州工作的医护人员向美媒发出这样的担忧,他们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感染病毒的人。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医护人员称自己被告知:只要没有症状,即使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超过50岁。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3月25日,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疗中心,一名医务人员引导一名患者进入新冠病毒检测站。图源:美联社)

汉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学系主任玛丽琳·阿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评论德国是否比其他国家表现得更好为时过早。”

美国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县圣文森特医院的护士威廉·达席尔瓦接受采访时称,他确信自己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一周以来,他一直在寻求机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但是官员们却只是搪塞一番。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2020年3月26日,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至少21306人的生命。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